排队两小时,看病两分钟,“儿科之痛”解局者何在?

2019-05-22 19:55     中国科教网/www.jsnewsw.cn

排队两小时,看病两分钟,“儿科之痛”解局者何在?

4月9日,周二,早上八点,广州市儿童医院内外早已聚集了大量孩子和家长。

  医院,集合了众生百态,是故事和事故的多发地。

  诊室外怀抱婴儿的年轻夫妻,不顾周围人群的目光大声争吵;面露倦色的年轻妈妈艰难地抱着宝宝在饮水机前冲调奶粉;挂号机旁焦灼的奶奶向工作人员询问如何才能给高烧的孙子挂号。大厅里此起彼伏的婴儿啼哭声,使得原本就嘈杂的环境又喧闹了几分。

  在儿内科诊室门口,一位怀抱5个月大婴儿的年轻妈妈对21新健康记者说道,“我是提前两天,上周日预约的号,今天早上才能过来就诊的。当天的号很难约。”

  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隔半小时会放一批号,可以关注公众号“抢号”。但是记者分别在8点和8点半在一楼大厅的挂号机旁,试图挂儿内科号,均未成功,挂号相当于“秒杀”。

        而在13.2公里之外的广州和睦家医院内,又是另一番景象。下午两点半,21新健康记者来到了这家位于海珠区的非公医院。工作人员表示,因为儿科的预约人数较多,广州大道的和睦家诊所只能预约到下午3:50的时间,海珠区的和睦家医院则要预约到下午5点。如果是急诊,当下便可安排。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如果是感冒发烧之类的疾病也可以挂全科医生的号,无需等候。

  在中产阶级消费能力较强的地区,类似和睦家这种高端医疗机构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公立医疗和民营医疗的资源配置博弈一直存在。

  01

  公立医院儿科的“老大难”

  儿科看病难,全国概莫如此。

  在长沙某事业单位工作的两岁孩子的宝妈王静(化名)对21新健康记者回忆道,“2018年冬季,流感爆发,宝宝发高烧到39度。我带女儿来到了湘雅医院急诊,却被告知需要等待4个小时,一起等号的还有不少怀抱孩子的父母。”

  “孩子已经39度了,再等4个小时,我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王静焦急地对护士说,但是护士表示,等候就诊的基本都是高烧患儿。

无奈之下,王静带着女儿辗转去了当地另外一家私立医院急诊,排号时间少了很多。后来孩子慢慢退烧,并无大碍。

  4月9日下午,21新健康记者来到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这里的情形比儿童医院好了许多。候诊家长告诉记者,因为号都被拿完了,下午的人相对会少一些。

  “现在来挂号只能走急诊,但是急诊的等候时间也不一定,如果是感冒、咳嗽等小毛病,医生都不会很重视。”该家长补充道,“拿号要提前一天,或者早上7点左右。如果要挂专科的话,至少要提前三四天预约。”

  好不容易轮到自己看病,却又是两三分钟完事。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陈伟明表示,每名儿科医生在8小时的工作中,要看60-80个病人,甚至更多。因此平分到每个孩子身上的时间就会比较少。

  “排队两小时,看病两分钟”已经成为公立医院儿科的痛点。嘈杂拥挤的人群、不管化验还是缴费都要排队,让不少家长心力交瘁。

儿科医生短缺,是儿科挂号难、看病难问题的根源。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新生儿副主任医师周建国表示:“儿科医生不足,就是导致我们工作量大的最重要的原因。”

  《2017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儿科门急诊人次达4.976亿人次。据统计,儿科医师工作量是其他医师的2.4倍,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数也是其它执业医师的2.6倍。

  根据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而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才仅为10万人左右。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我国新生儿数量增长较快。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单位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表示,2017年总共有1723万的出生人口,预测2018年的出生人口规模在1500万-1600万之间。

  快速增长的新生儿数量与缓慢增长甚至几乎停滞不前的儿科医生数量,形成了鲜明对比。到2011年,我国儿科医生在15年内仅增加了5000人。每年中国有80万医科生毕业,成为医生的只有2.2万人,而成为儿科医生的只有300多人,缺口越撕越大。

  02

  儿科医生“留不住”

  在医学生中流传着一个顺口溜:“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

[责任编辑:东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