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如何破冰?红黄蓝教育总裁史燕来:输出优质内容,赋能行业

2020-12-03 13:21     中国科教网/www.jsnewsw.cn

“全国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的目标之下,2020年年底是重要节点,民办幼儿园“是否转普惠园”进入倒计时。在资金困难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民办学前教育行业在今年受到巨大冲击,很多机构陷入生存危机。

“在这种大环境下,很多教育从业者,内心是焦虑的,大家都试图在生存和发展的博弈中寻找出路,但是找出路不能盲目,要明确自身的优势和能力。”

近日,在2020亚洲教育论坛年会上,红黄蓝教育总裁史燕来接受了搜狐新闻-教育的采访。史燕来认为,行业破冰,从业者首先要转变思路,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可以通过系统性的整合升级,将优质的教育内容和实践培训进行输出,提升服务行业的能力。同时,学前教育机构也需要调整产品形态,将学前教育的教学活动适度向家庭延伸。

民办学前教育机构如何破冰?红黄蓝教育总裁史燕来:输出优质内容,赋能行业

疫情促使学前教育“触网”成为必须

问:疫情突如其来,对学前教育行业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您认为有哪些机遇?

史燕来:挑战当中也孕育着机遇。今年的状况给学前教育,特别是给民办学前教育工作者带来的压力非常大。这两年因为政策的调整,本身大家压力就很大,再加上疫情的影响,所以很多民办教育机构面临着人员工资压力、房租压力、师资队伍稳定压力等等,确实很焦虑。

过去,大家也在思考,学前教育需不需要与互联网融合?怎么融合?什么时候融合?以前大家还一直停留在探讨的过程当中,疫情所带来的冲击使二者融合成加快了节奏。

学前教育机构与互联网融合,关系到生存与发展,是竞争力提升的一个必然过程。所以,疫情使大家原本对互联网教育的思考转变成实际行动,这是一个整体性变化。

过去,家长和孩子来到幼儿园,接受的是面对面的教育。很多学前教育机构的从业者认为教育就是在教室、在园所里发生。而现在很多家长也会给孩子在线上报课。这种学习方式的改变,也推动学前教育机构在教育产品形态、内容设置等方面做出突破、创新。

现在,很多学前教育机构都在探索OMO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模式。这种转变要求园长、老师既能够在线下服务,同时也要能够在线上服务,通过双师课、录播课、直播课实现融合性的发展,这将成为一种趋势。

赋能教育,“输出”是民办幼儿教育发展的关键点

问:您刚才提到,学前教育发展受到政策、师资、家长需求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具体行业有哪些变化,行业到底如何破冰呢?

史燕来:疫情阶段,虽然幼儿园老师不能跟孩子面对面教学,但我们通过在线的工具、方法,就能够跟家长保持沟通,家长在家里也能够更好的陪伴孩子。这种沟通过程实际上也是“家园共育”的一种形式。这是学前阶段特别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疫情期间,红黄蓝开展了“停课不停学”工作,把原来线下的特色性课程活动很好地进行了线上融合,让老师在线授课,在线开展活动与孩子们互动交流。从这方面讲,是对老师的一个特别大的锻炼。

但是学前的孩子年龄特点不一样,需求也不一样。学前龄段的孩子好动、爱玩,在自控力、专注度等方面还不能与K12年段孩子相比,同时还要考虑对孩子视力的保护、给予孩子集体生活空间、培养孩子社会交往能力等问题,所以简单的将线下学前教育搬到线上或者直接将学科类线上教育向低年龄段下沉,并不适合这个年龄段孩子的成长规律。

我认为,将学前教育的教学活动以科学的、成体系的方式,适度向家庭生活进行延伸才是更有利于孩子成长和发展的。所以,学前教育与互联网的融合,在课程结构方面的调整是从教研到系统开发再到产品的完整流程。从整个课程的结构设计上,就需要有清晰的比重。这对于学前教育机构在了解孩子、教育能力、教育专业性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个是未来学前教育产品不可忽视的特点。

虽然现在有很多互联网工具,但在使用过程中我还是特别希望遵循教育的本质,因为学前教育面对的是低龄阶段的孩子,还是要以线下教育为主,线上延伸为辅。

现在,国家倡导学前教育的优质普惠发展,很多幼儿园所也在思考,教育内容是否能够通过一些更加轻便的方式输出服务、赋能行业。

互联网输出赋能是一种趋势,但我们拿什么输出?我们有没有能力输出?这也需要我们从业者在品质教育上做深度研究的。

在这种大环境下,很多教育从业者,内心是焦虑的,大家都试图在生存和发展的博弈中寻找出路,但是找出路不能盲目,要明确自身的优势和能力。在做好自己的同时,把优质的教育输出服务,进行赋能。

我建议通过系统性的整合升级,将优质的教育内容和实践培训进行输出,提升服务行业的能力。同时,学前教育机构也需要调整产品形态,将学前教育的教学活动适度向家庭延伸。

放慢速度,专注教育内容,提供优质服务

问:红黄蓝教育具体在做哪些改变?会怎样不断突破呢?

史燕来:学前教育是需要慢下来的事业。红黄蓝教育从创立到现在已经22年。我们见证了行业快速发展的二十年,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过程真的是筚路蓝缕,很不容易。但是走到今天,它面临不可避免的迭代升级需求,我们需要更加注重品质的打造。

所以,放慢下来,能够更好地专注教育内容,专注教育服务以及园所团队的质量管理。

不管是课程产品、教育服务,还是师资培养,我们未来都会在线上与线下融合的平台上去做。但整体的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孩子、就是用户。怎么把孩子放在核心,我们一切都是围绕孩子的健康发展。同时,加强老师和家长、孩子的沟通,这一点也尤为重要,因为现在的家长也同样非常的焦虑。

问:现在的家长基本上是90后,红黄蓝教育的产业会有哪些相应的调整?

史燕来:未来,我们在内部做强、做精的同时,会把我教育内容通过多种形式与社会连接。我们跟家长之间应该是教育的共同体,也会不断研究不同阶段家长群体的特点,找到沟通的纽带。红黄蓝园所将建立一个家园共同体的教育生态,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的园所。

拿幼儿园举例,一部分是普惠性幼儿园,一部分是营利性幼儿园,同时,各类园所的教育理念、培养方式、教育支持能力也可能会有所差异。但培养孩子的出发点是共同的。那么,我们就应该有所侧重,根据不同的园所定位而产生的教育服务需求,为不同园所提供符合其定位的教育服务。

问:红黄蓝教育在未来发展中,线上线下两者的比重会是怎样的,您是如何考虑的?

史燕来:今年是“十三五”的收官之年,学前教育普惠政策在今年也是落实之年,而明年则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新的发展阶段,需要新的思路与布局。实体办园需要大量投入,园所成长需要精心培育,收并购的速度需要适当放缓,高质量发展会成为我们的总体战略。同时,我们会从三个方面进行转变:

第一,就原有的实体办园的产品线,我们要寻求要做精、做透。我们将加强目前一千多个园所的服务管理体系建设;

第二,在政策支持下,拓展新业务的发展。比如,在新兴的托育领域,我们会拓宽、分层,把托育项目做强,做成红黄蓝教育体系中优质且具有独特性的学前教育新发展类别;

第三,互联网转型,就是OMO的融合发展。

我想这三项工作,在红黄蓝教育发展中是同等重要的。

学前教育发展面临“三大问题”亟待解决

(来源:网易新闻)

[责任编辑:东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