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思公开鄙视豆神教育?深挖部分教育机构“无节操”行为

2020-10-01 09:27     中国科教网/www.jsnewsw.cn

日前,学而思官方微信发布了一篇《鄙视:无节操的“豆窦dou神”》声明,瞬间引爆了教育培训行业的“花式作妖”话题。

话题的缘起还要从一张宣传海报说起,上图:

一眼望去,是不是认为这是学而思的招生海报?很快,学而思在声明里给这张海报被打上了“山寨”两个字,而山寨者竟是其竞争对手豆神教育。

结合当天豆神教育的回应来看,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豆神教育在暑假期间,报名学员量激增,经过调研发现,这些学员中大量来自同一机构,因此,豆神的招生部门就投放了精准广告,针对该机构的学员进行定向开班、定向优惠。很显然,“该机构”指的不是别人,正是学而思。一句话总结,豆神教育“山寨”学而思商标,定向精准抢学而思学员。

学而思认为豆神教育严重侵害了其商标权,并在声明最后奉劝豆神教育:“豆神大语文的管理者堂堂正正地招生,别再欺骗和误导家长”、“‘豆窦dou神’,别为了蹭流量什么招数都使”。据悉,豆神教育目前也在全网撤下了该海报。

“鄙视事件”整个过程充满着魔幻,但回到现实,两家撕的一地鸡毛却不应该被视而不见。有行业人士评论,豆神教育剑走偏锋背后,是因为其背后运营主体中文未来与收购方立思辰签订了要求很高的对赌协议,在业绩压力下动作变形。

今年的疫情加速了教育培训行业的分化,团队和人才向头部企业集中,大批大批中小机构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危险,如果再背负上类似对赌协议这样的大山,各种不可思议的“损招”也就层出不穷。

但“学而思公开鄙视豆神”只是揭开了当下教育机构(包括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恶性竞争的神秘面纱,隐在暗处的“玄机”相信只多不少。此前便有核桃编程被爆抄袭、阿卡索外教资质造假等各式“山寨”套路玩法频频进入大众视野,没有最荒诞,只有更荒诞。

01.办假证

今年暑假,央视曝光了阿卡索自己给自己办证的闹剧。

阿卡索是一家外语培训机构,号称旗下教师100%持有TESOL证书。这个证书一般都是国际认可的大学或权威学术机构作为一项对教师能力认可而颁发的,并且由专门的办公室管理。洋气的公司名+国际化的资质+英语培训,如此豪华配置让很多家长失去了抵抗力。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央视记者直接找到了英国资格认证和考试管理办公室,得到的回复居然是,阿卡索教师手上的TESOL证书不受该办公室监管。同时,记者对比了真正的TESOL证书与阿卡索官网展示的证书,发现有出入。

居然是假的!要知道,此前阿卡索还高调宣布与英国官方权威教师认证机构(Ascentis)达成战略合作,并进行了市场推广。花这么大精力包装,原来是自己给自己发证,可谓“资质不够,假证凑”。

02.劫流量

还有更离奇的,已经对簿公堂。就在最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驳回了教育小站背后三家运营主体公司的上诉。

其手法与豆神教育有异曲同工之妙,看着是学而思,扫码进去却是豆神教育。

不同的是,教育小站在广度和深度上更高一筹。此前,很多家长在网上搜索“贵学”、“刘洪波”、“王陆”等关键词时,本该跳转到一家名为学而贵的有关网站,但点进去会发现,却来到了“教育小站”,再仔细一看,里面还有贵而学创始人刘洪波的所著书籍供下载,而贵而学和教育小站是两家具有竞争关系的教育培训品牌。

没错,你被“劫持”了。用专业术语讲,即流量劫持。这场官司从2015年打到今天,被告教育小站一审败诉,上诉被驳回。其背后反应的是当前部分教育机构的流量“焦虑”,其焦虑程度远甚阿卡索的教师资质问题。

03.玩黑产、侵商标

前段时间,核桃编程在社交平台上批量炮制《教育部紧急通知:2020年将有大变动!中小学生最倒霉,家长越早知道越好!》等虚假信息,被央视点名批评。

再之前,核桃编程为了实现教师备案的承诺,找了几位有资质的老师挂靠到关联公司长泽科技(法人正是曾鹏轩)名下,而这家公司名下有一个名为“一开课堂”网站,再点进去,家长第一反应肯定是捂住孩子的眼睛,100%的少儿不宜。结合以上,这是通过多种违规擦边、故意吸引眼球的内容去吸引用户点击,获取流量?

核桃编程内部员工曾爆料,其CEO曾鹏轩曾表示:“一切流量只要能获取转化成收入,就可以,抄袭无所谓,黑产也无所谓。”

结合其日常运营,果然是说到做到。

在长泽科技名下,出现了“西瓜编程”的商标。据了解,西瓜编程也是较早一批出现的少儿编程在线平台之一,但商标却在2017年被核桃编程抢注了,并且公然注册了西瓜编程的微信公众号。当时还引发西瓜编程创始人在朋友圈隔空喊话:核桃编程这家骗子公司,擦屁股还挺快的。

如果说学而思还能以商标被侵权“鄙视”一下豆神教育,那么,被核桃编程抢注了商标的西瓜编程,连诉讼的权利都受到影响,核桃编程还可能反告西瓜编程侵害了自己的商标权。西瓜编程真是可怜又可悲。

说到商标权问题。

近期,上海普陀法院审结了一起涉嫌假冒“乐高活动中心”的案件,判决侵权人赔偿商标权利人经济损失50万元。

这一案件最早由家长向乐高公司投诉引发。一些家长称,某“乐高活动中心”的培训课程严重缩水,教师资质与宣传内容严重不符。而乐高官方却回应,该中心并非乐高公司官方授权门店。似乎,这又是一起“山寨事件”,而该事件的主角是一家名为通惠的公司。

据调查结果显示,通惠公司的官方网站域名名称中使用“lego”,并在网站页面设计、宣传等显著位置大量使用与乐高公司近似的标识。并且在其所在写字楼内外店招、前台、店内海报、宣传页、课程价格表、店面装潢、名片、中心介绍甚至发票收据等显著位置上均使用了乐高商标。

尽管通惠辩驳称,其获得授权出售正版乐高产品,是合理使用商标;网站域名中使用“lego”也是在授权范围内;所谓的培训授课,只是在卖乐高玩具的过程中指导消费者正确使用,类似售后服务,不构成虚假宣传。但法院最终支持了乐高的诉求。

虽然该中心是线下机构,但是利用它人品牌商标为自己引流、谋利,本质上与在线教育机构豆神教育、核桃编程没什么两样。

通过以上五个案例不难发现,多少都涉嫌不正当竞争。

教育行业不仅具有商业属性,更承载了很大的社会属性,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从业者应该坚守教育的初心才不会迷失方向,坚持从好产品、好课程出发,才能赢取人心和信赖。

如果一味为了流量,为了商业利益铤而走险,去进行抄袭、造假、黑产、侵权,将严重毒害下一代。(来源:菜鸟新妈

[责任编辑:东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