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装业生死困境

2019-05-22 21:29     中国科教网/www.jsnewsw.cn

与此同时,与家装公司息息相关的上下游行业也经历了躁动。一些消费者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惴惴不安,担心自己是否会牵涉其中。

这个发展了20多年,蓄水两万亿元的家装市场一夜之间突然暗流涌动,似乎变得有些“弱不禁风”。

《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透过刚刚倒下的互联网家装平台优居客来还原这一行业的生态情景及其风浪深处的暗礁。

1

人去楼空

最近大热的口碑电影《无名之辈》中,有一段剧情颇受热议:讨债者刘五为了逼出破产后“消失”的开发商老板——高明,决定为其办一场追悼会。

电影中的场景在现实中被模仿。

时针无限靠近0点,11月29日的夜空深邃无边,全国苹果装修受害者群却嘀嘀作响。一名合肥的业主提议大家奔赴湖南去给苹果装饰的董事长李齐开一场追悼会,这一提议像一枚石头投入平静的湖水,瞬间让刚刚归于平静的微信群又沸腾起来。

自今年3月苹果装饰在湖北的子公司老板因涉嫌合同诈骗被当地警方带走,“蝴蝶效应”下,苹果遍布全国的分公司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倒下。

各地的一些受害者围聚湖南总部,试图向李齐讨要说法,而微信群成了他们的统一“阵地”。

上演苹果同样剧情的家装公司还有不少……

11月26日,大型互联网家装平台优居客宣布,因经营不善停止营业进入清算程序。其位于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272号的总店连日来不断有受害业主、加盟商家或公司员工汇集“讨要说法”。

在这个曾经签约、合作、工作过的地方,他们无法想象昨日还正常运营的优居客突然之间“关门”。

目前优居客办公现场已人去楼空,连门前的广告牌也拆除了,只剩斑驳的痕迹依稀可辨。他们望着如今一片狼藉的优居客总部,失望、愤怒、迷茫充斥在脸上。于是上述优居客总部和普陀区经侦支队、普陀区政府信访中心等地成了他们连日来辗转奔波的两端,以期打探消息或申请债权,维护最后的权益。

优居客总部附近一名保安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11月28日上午,已经有几名经侦和法院人员,陪同两名公司员工来查账,随后大门重新上锁。

作为最早一批成立的第三方互联网家装平台之一,优居客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官网数据显示,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目前已服务业主达929772个。这些业主通过这一平台挑选装修公司,并将装修款委托平台代为保管和支付;800余家大小装修公司通过优居客招揽客户,再反过来推荐客户给优居客;300多名员工,或招徕商家,或促成交易,或检验装修质量,奔走于城市的大街小巷……

因此,平台一旦倒闭便意味着业主们花了钱却无法如约动工,加盟商活儿干了却不知何时能结清尾款,员工还在奔走拉客,不知道公司已经垮了。

他们都成了“被戏弄的人”,承受着平台倒闭后的“一地鸡毛”。

这究竟是企业的“正常生死”还是另有玄机?

《国际金融报》采访各方数十名相关人员之后,发现优居客落得如此境地,并非无踪迹可寻。

李波(化名)是一位在优居客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在他看来,公司一直以来玩的就是资金链游戏——借新钱,还旧债,以此往复。

一般流程是,业主和装修公司作为甲乙双方在优居客平台签单之后,甲方需要根据乙方评估的报价合同将全款的90%转账给丙方优居客代为托管,剩余10%直接支付乙方作为押金,再委托丙方根据乙方的施工进度,将尾款分阶段支付。

优居客的主要收入为每单200元-500元不等的信息费和全款3%的佣金,外加来自于甲方托管金的少量利息。而优居客除了要养活这么多员工和维持正常经营以外,为了尽快扩大市场份额,还常常需要支付高昂的广告、营销费用,外加延期提供给业主0-30%不等的现金返利。

以单个订单简单计算,假设订单金额50万元,优居客只能从乙方收取最多1.55万元,如果支付10%的现金返利给甲方,这次交易的净收入就是-3.45万元。

据李波介绍,优居客此次资金链断裂更像是一场“昨日重现”,出现过不止一次。2017年12月时,优居客已开始拖欠不少商家的尾款,因此那段时间不断有商家上门讨债。不过,优居客最终通过各种营销手段,加大签单力度,让新资金不断补充进来,公司挺了过来。

李波表示,“大约从今年7月份开始,加盟商的尾款再次被拖欠,拖欠时间长达一月之久,公司聚集的债权人越来越多。为了维护公司运转、缓解资金压力,推出各种营销手段又成为公司运营的常态,甚至祭出了30%的高额返点。如此,公司又磕磕绊绊地挺过了数月。”

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3日至8月7日这一个多月内,就有44家装修公司,曾向工商行政部门投诉过优居客拖欠打款的问题。

[责任编辑:东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