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相比较,西方的教育体系有一个非常明晰的传承

2020-04-01 19:37     中国科教网/www.jsnewsw.cn

我们要思考为什么中国没能及时完成现代化,于是我们发现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土壤里不具有抽象分析的基因,我们被父权所支配,但是这不是我们独有的问题。西方本身也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罗马人和盎格鲁萨克森人和维京人凯尔特人本身就存在巨大的差距,西方的主流文化在文艺复兴之前父权的支配状况可能比起中国来还要严重。我们似乎还应该从更多因素中寻找影响因子。

 

没有一次,讨论中国现代化问题可以绕过教育制度。教育制度本身承担着传递知识的功能,更重要的,教育制度是社会阶层交换的机制,也是权力迭代的纽带。

中国的教育制度非常简单,甚至可以说简陋。我们都知道孔子三千,七十二贤人,开创了中国教育的先河。但是和西方不同的是中国教育自从开创之日,就被赋予了行政的职能和意义。中国教育的全部意义在于"学而优则仕"。

中国没什么没有诞生现代化教育

孔子讲学

与中国相比较,西方的教育体系有一个非常明晰的传承,而且更倾向于人类探索知识的本来目的。大学是欧洲近现代学术的摇篮,也曾经一度是科学成长的温床,而且,从13世纪中古科学兴起直到17世纪科学革命,科学家除了极少数例外,都是在大学培养出来的,更有相当部分是在大学工作;至于神学,医学,法学,也莫不是在大学中发展其专业和训练人才。所以说,倘若没有大学,那么不但现代科学的出现难以想象,整个欧洲的文化面貌也将会迥异。然而,欧洲大学和柏拉图的阿卡德米学园,亚历山大学宫,巴格达智慧宫等古代学术机构,无论在体质或者理念上大不相同,和古代中国的学宫、太学或者书院更是南辕北辙。所以,如果我们要讨论中国为什么没有能够及时完成现代化,就必须探究教育制度的问题。

 

有关西方大学早期历史的英文经典专著是三卷本Rashdall 1958,此书原本成书于1895年,在1936年经过编辑后重新出版,而这方面最重要的当代著作是Ridder-Symoens 1992,他是四卷本的欧洲大学史,由欧洲大学校长联合会所委任的编辑委员会负责编撰,目的是通过"社会学比较分析"来全面审视从起源至今的欧洲高等学府,其中第一卷覆盖中世纪,第二卷则覆盖16~18世纪。

那么,到底是什么将欧洲大学与历史上无论东西方所有其他学府、学术机构划分开来的呢?从体制上看,最基本的就是,它在起初并非个别学者,君主或者任何个人乃至政府,根据特殊理念、需要来设计,建构或者推动成立,而是在特殊社会环境下自然形成和发展的事物,根本没有预先订立的计划、构思或者目标。特别令人惊讶的是,它的发展史几乎就是一部抗争史:

大学与市民斗,在英语中有"town & gown"这样的俚语,笔者曾经就读的三一学院至今仍有特权,在一年中的某一天从钟楼上射死平民无须担责,但每年具体哪一天不定。这类似二十二条军规的特权,乃是为了纪念十九世纪著名的爱尔兰土豆饥荒之中,都柏林市民围攻三一学院学生抢夺粮食,学生困守钟楼与市民战斗。代表市民的单词town,与学生们穿的学袍gown,以前是冤家,现在town & gown更多被用来指代象牙塔内外的交流;

中国没什么没有诞生现代化教育
 

[责任编辑:东塍列]